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崇荣居士

谦卑心 恭敬心 感恩心 不忘初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来的佛祖心,帝王术  

2014-01-14 15:04:57|  分类: 自我提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取经是肥差

  取经这件事,表面上看历经千辛万苦,这罪没有人愿意受,这活也是没人愿干的苦差事。但仔细一琢磨,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。你看,悟空十几年前还在五行山下服刑,后来给了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结果放出来后,经过十四年就已成佛。唐僧被如来贬下界去,经过十世修行,也成了佛,这个过程不超过五百年,因为镇元大仙让弟子好好接待唐僧一行时,曾说过这样的话,“那和尚乃金蝉子转生,西方圣老如来佛第二个徒弟。五百年前,我与他在兰盆会上相识,他曾亲手传茶”,可见那时金蝉子还在天上,并在重要会议上做过端茶倒水的工作。

  相比之下,镇元大仙自己有四十八个弟子,其中“两个绝小的”是清风和明月,都已经分别有一千三百二十岁和一千二百岁了。清风、明月在修道过程中肯定吃了很多苦,而所得却相对有限,虽然有镇元这样的名师指点,迄今还不过是童子而已。这样看来,取经事业绝对是一条快速成佛的捷径,是一个超级大肥差。对这样的说法,有人会不同意,说你这是“事后诸葛亮”,在出发之前,唐僧、悟空并不知道会有这么好的结果。好,就算唐僧、悟空不知道,但安排这次取经活动的如来佛事前总知道吧,因为这个结果本身就是他安排的,是由他的意志所决定的。于是问题产生了:如来为什么要把这么个大好事安排在唐僧、悟空,而不是其他人的头上。

  当然,在取经队伍中,并不是每个人得到的好处都那么大,如果这样,取经行动在世人眼中就真成了镀金行动了,这在社会舆论上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。对猪八戒、沙僧来说,取经行动的收益与取经过程中付出的成本相比,收益似乎不算特别吸引人,对八戒来说尤其如此。他们算是做了取经行动的陪衬了吧。

  有趣的是,在如来给取经队伍论功行赏之际,在干部人事任命大会这样庄重的场合,猪八戒感到不公平,竟然嚷嚷起来:“他们都成佛,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?”八戒话里面的“他们”指的是唐僧与悟空,不过,我们似乎可以把唐僧与悟空分开来看。八戒感到不公平,可能并不是拿自己与悟空相比,而是拿自己与唐僧相比。觉得连唐僧都能成佛,自己在取经过程中也吃了不少苦,受了不少罪,做个净坛使者,是不是有点太低,太说不过去了。从这种意义上说,八戒的话也可以颠倒过来理解,“我只做了个净坛使者,他们怎么都成佛了”。八戒不完全是觉得自己的待遇低,而是觉得受到的待遇不公平,就像孔子说的,是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。其实,八戒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在取经路上六丁六甲、五方揭谛、四值功曹、一十八位护教伽蓝也一直在暗中保护唐僧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结果唐僧等人功成,五圣成真之际,他们却没有任何封赏,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呢。所以要调整好心态,不要随便跟人比,特别是不要跟那些不该比的人比。

  乌巢禅师是世外高人,平时并不过问政治,但以他的政治觉悟,一看到唐僧带领的取经队伍,便本能地认识到这是一次重要的机会。见八戒跟着唐僧,禅师“惊”问道:“你是福陵山猪刚鬣,怎么有此大缘,得与圣僧同行?”(第十九回)觉得八戒能进入取经队伍,是一个天大的造化。乌巢不明白的是,这个造化其实主要是应在孙悟空而不是猪八戒的身上。但从乌巢的潜台词看,唐僧到西天的正果不会小是理所当然的。而这件事,是在猪八戒加入取经队伍的同一回发生的。

  取经行动是一个一石数鸟的安排。一方面,借这次机会把经书送到东土,在大唐扩展佛教的势力;另一方面,把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僧纳入门下,收编一些玉帝体系受排挤的势力,虽然这几个人似乎算不得什么,但由此发出的信号所能够产生的作用是巨大的,这会使西天对那些在天庭混得不得意的神仙产生莫大的吸引力;从这种意义上说,取经行动是一项能大大增强西天“软实力”的行动。此外,如来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是,把自己看中的金蝉子提拔起来。

  取经行动的主要目的,并不在于把经书传到东土。依如来的说法,西天取经的原意,是为了普度众生,如果这样,唐僧历经艰辛取得真经后,就应该留在大唐,像历史上的玄奘大师那样,翻译著述传播,为普度众生奉献自己的一生才对。结果却是,当唐僧一行回到东土之际,唐太宗想请唐僧将真经演诵一番。唐僧刚要演诵经书,八大金刚从半空中现身高叫:“诵经的,放下经卷,跟我回西去也。”于是唐僧将经卷丢下,相随腾空而去。吴承恩如此写,意图十分明显,就是要说明,经书并不一定非要由唐僧送到东土,才能达到在中土宣传佛教教义的最大效果。由别人取回去并没有太大分别,反正他把经书放下就不管了。

  在狮驼岭一役,当孙悟空在三个妖怪的手下遭到挫败之时,还在那里寻思,觉得取经行动是如来坐着没事干折腾出来的,如来其实舍不得把经书送到东土。孙悟空所想的其实是再浅显、再明白不过的道理。如果如来的目标只在于把经书送到东土,就算是唐僧领导的队伍,也可以在徒弟的保护下,采取腾云驾雾的方式(相当于在现代坐飞机去),迅速达到目的,这还可以节省时间,让东土之人早日见到经书。何况,以如来的手段和神通,要把经书送往东土,毫无疑问可以通过很多种更容易的方式做到。如来非要他们“苦历千山,远经万水”,一步步行来,他这样做,不仅增加了取经队伍的难度,也增加了佛祖、观音工作的难度。这肯定是另有所图,而且所图非小。

  其实在此以前,就有多支取经队伍试图前往西天,光沙僧在流沙河就吃掉了九个取经人。沙僧本人曾对观音大言不惭地说:“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,都被我吃了”。由于九个取经人的骷髅在“鹅毛也不能浮”的流沙河中并不沉下去,他认为是异物,“将索儿穿在一处,闲时拿来顽耍”。这充分说明,光有虔诚之心不能保证真能取到经书,因为路上死得太多了。也不想想,到西天取回经书这样的好事,哪能随便落到那些背景不清、来历不明的人头上。不过由唐僧带领的这支队伍就不同了,他们是只许成功、不许失败的。

  如此看来,取经行动的主要目的还在人事方面,毕竟人才是第一位的嘛。以孙悟空而论,从玉帝那里转到西天,给予一个相应的级别是符合官场规则的,但要越级提拔金蝉子这事就难了。

金蝉子是如何进入取经队伍的

  为了使金蝉子成为取经队伍的掌权人,如来先把他贬到东土,取得大唐国籍,从而有了进入取经队伍的资格。然后又派遣心腹观音菩萨前往“寻访”取经人。这就相当于先把自己看中的人放下去,然后派遣自己信得过的人下去挑选“干部”后备人选,这么一放一收,就实现了培养的目的。

  我们看一下确定取经人的过程:

  如来说:“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,去东土寻一个善信,教他苦历千山,远经万水,到我处求取真经,永传东土,劝化众生,却乃是个山大的福缘,海深的善庆。”如来觉得东土的人品性修养不好,希望找个信佛的把经书传送到东土,劝化众生。如果是从完成这项任务的角度选人,并不是什么难事,很多人都能做到。如果有诸天神佛在背后再帮助一下,这简直是很轻松的事情。按这个标准选人,可选的人很多,被选中的很可能就不是金蝉子了。

  明明不是一件难事,如来却说“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”人去,这话大有深意啊。观音出来主动承担这项任务后,如来大喜道:“别个是也去不得,须是观音尊者,神通广大,方可去得。”

  不过是找一个“善信”之人,怎么要用到观音“神通广大”的本事呢?这里的神通广大显然不是指观音的识人之能来说的,而是有两个方面:一方面,观音善能揣摩如来的心意;二是她不仅能揣摩到如来的心意,还有本事能把事给办成了。与此相对应的具体的两个方面就是:一方面,如来属意的取经人选是被提前安排贬入凡尘的金蝉子,这一点不能明说,但如来确信观音能想到这一点,所以很高兴;另一方面,去的这个人还要把金蝉子转世后的这个人找出来,这个任务并不那么简单,不过观音肯定能做到,所以观音是此去寻找取经人的不二人选。

  如来怎么就肯定观音一定能找到转世后的金蝉子呢?一方面,观音确实有大神通,能知过去未来,对观音的本事,如来是了解的。另一方面的原因我们看看观音寻访取经人的过程就非常清楚了。
却说观音领了如来的佛旨以后,在长安寻访了很长时间,却没有碰到“真正有德行的”(其实重点当然不是碰到的人都没有德行)。正在这个时候,唐太宗要办水陆大会,并让陈玄奘做坛主。观音听到消息,是什么反应呢?“忽闻得太宗宣扬善果,选举高僧,开建大会,又见得法师坛主,乃是江流儿和尚,正是极乐中降来的佛子,又是他原引送投胎的长老,菩萨十分欢喜。”

  这段话揭示出来的信息再清楚不过了。菩萨为何十分欢喜,不是因为陈玄奘德行高深(这她暂时还看不出来),而是知道这“正是极乐中降来的佛子”,更妙的是,原来金蝉子转世是“他原引送投胎的”,即由观音一手操办的。看到这里,佛祖说的“别个是也去不得,须是观音尊者……方可去得”,这话的含义不是再明白不过了吗。这句话,听在别人耳中是一层意思,听在观音的耳中,显然是另有深意了。

  观音“见得”法师坛主是金蝉子,并不是说她亲眼见到了玄奘,而只是说她“知道”的意思。为什么说“见得”不是“见到”的意思呢。原来,观音在水陆大会的第七天才决定亲眼去看一下,她对木叉说:“我和你杂在众人丛中,一则看他那会何如,二则看金蝉子可有福穿我的宝贝,三则也听他讲的是哪一门经法。”显然是没有见面就知道此人是金蝉子转世了。这不是如来说的神通是什么,这个神通孙悟空显然是没有的。

  金蝉子被以“上课不认真听讲”的罪名贬下界去,应该是在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后不久发生的事情。因为他下界后,是个“十世修行的好人,一点元阳未泄”,把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佛教事业。既然经历了十世,总要几百年的时间。如来这一手颇为高明,如果在取经行动开始前二三十年把金蝉子贬下界去,那他培养自己人的意图就太明显了。而在几百年前就把他贬下界去,这招棋就埋伏得很深了。这两件事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就比较模糊,人们不大能把它们联系起来了。

如来的帝王心术

  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,给了如来一个采取行动的契机。如果没有悟空被压这件事,如来应该不会找借口把金蝉子贬下界去,毕竟再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把金蝉子重新提拔回来是很困难的。现在有了一个像孙悟空这样身份的人做大弟子,那么,金蝉子重回西天之后,身份地位想不高都不行了。连徒弟都这么牛,师父不牛一下,怎么能说得过去呢,那不成个样子嘛。唐僧如果是作为别人的师父到达西天,即使取到经书,给他的安排也不会太高。真是机会难得呀。毕竟像孙悟空这样级别的神仙,如果稍微有点社会经验,是轻易不会犯下如此重大的错误的,而且,犯了错误一般也不用劳动如来出手,从而也不会被镇压在五行山下。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,不大大利用一番实在太可惜了。

  唐僧要做悟空的师父,也不是那么容易,毕竟孙悟空是出了名的顽皮。为了让唐僧坐稳师父的位置,如来是使了帝王心术的。把孙悟空压在五行山下后,下一步考虑的就是在什么情况下把他放出来的问题。如果由如来自己放,一来没有什么意思,二来也太便宜孙悟空了,而且无形中贬低了自己,抬高了悟空的身份。在这种情况下,把自己的二弟子贬下凡尘,然后让他把悟空放出来,这就给金蝉子做了一个天大的人情。从此以后,无论如何,孙悟空就欠了唐僧一个很重的情,以此为基础,唐僧做悟空的师父就名正言顺了。在唐僧有了大徒弟的借力后,自然就可以比较容易地收伏二徒弟和三徒弟,一支队伍就这么拉起来了。相反,如果是派个什么文殊、普贤之类的菩萨来,从五行山下放出孙悟空,然后把他领到唐僧面前,告诉他说,以后唐僧就是你的师父了,悟空肯定不会服气,师徒关系就又大不一样了。没有这一出,孙悟空可能真不听唐僧的,而唐僧一点辙没有。

  如来玩的这一手,《西游记》中的唐太宗在历史上也玩过。贞观二十三年,唐太宗李世民知道自己已是“疴瘵弥积”,病得不轻了,遂于当年五月十五,一纸诏书把李世绩调出京师去做叠州都督。当时李世绩已是宰相,出京做地方长官相当于贬职。李世民的考虑是,李世绩和太子李治的关系浅,所以让李治在自己死后把李世绩调回来,借此给李世绩一个恩德,这样李治以后才好控制这位在贞观后期逐渐成为军中第一人的将军。李世民的这一招用得颇为高明,它还可以收到一些附带的效果,一是借机敲打李世绩,稍微抑制一下他的权力;而且在这个敏感时期,把他调离中枢,不让李世绩在辅政大臣中名位最重,反而有利于发挥他在军事领域的专长。二是让李治再把他提拔起来,而不是在李治刚上台时他就是位高权重的大臣,这样可以避免李治对他的反感,也让李治今后在使用李世绩时更放心些。

  唐僧与悟空的关系与此确实极为相似,如果孙悟空没有犯错误,还在天上好好地做他的齐天大圣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如来把悟空领到唐僧面前,说以后齐天大圣就跟着你混,那还不把唐僧给吓晕了,他哪敢做这种人的师父。现在则不同了,悟空是可怜兮兮地在五行山下盼着唐僧早日来救他。而他如果做出什么于师父不利的事情来,难免在世上背上“忘恩负义”的骂名。

  不管怎么说,如来的这一手玩得颇为高明且成功。对于师父救自己逃离苦海,悟空一直心存感激,至少在口头上始终如此。在三打白骨精一役中,悟空曾给唐僧跪下叩头,说“幸师父救脱吾身,若不与你同上西天,显得我知恩不报非君子,万古千秋作骂名。”在黄袍怪一役中,当猪八戒请回孙悟空时,小猴们见悟空要走,慌忙拦住他,让他别走,悟空说这可不行,“天上地下,都晓得孙悟空是唐僧的徒弟。”看来顶着个师徒名份,有时也是能够压死人的。

唐僧的思维局限

  如来为了提拔金蝉子,所用的一番苦心天日可鉴。不过,唐僧没有佛祖那么高的境界,看事情还不是很透彻,他还憋着劲要赶走孙悟空呢(如来也在哀叹:他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)。

  很多人说,没有孙悟空,唐僧到不了西天。可唐僧本人不这么看,他认为只要有观音、佛祖的支持,自己就可以到西天,至于孙悟空,不是最重要的。所以他在取经路上,数次坚决地要赶走孙悟空。他却不知道,到了西天后给他安排的职务大小,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以他的徒弟为参照系的。如果唐僧就带着八戒、沙僧到西天,那怎么好给他安排高级职务?撑死了也就是个副部,这还有人说闲话。要不,就安排个正局级?但如果那样这取经行动干什么费这么大劲啊,如来的一片苦心不也就全泡汤了嘛。不行,必须让唐僧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。在这种情况下,观音明确地给了唐僧一个警告,唐僧才转变观念,不再提赶走孙悟空的事了。

  我们基本上可以明确的是,只要有如来、观音的支持,没有孙悟空取经队伍也是可以到达西天的。毕竟很多妖怪孙悟空也不是凭自己的本事打败的。观音也可以给八戒弄个救命毫毛什么的。取经事业不是离开孙悟空就玩不转了,没有孙悟空,还可以去找别人嘛。但如来、观音的意思很清楚,他们选来保唐僧的就是孙悟空。由孙悟空保唐僧到西天,能够更好地达到宣传、教育以及选拔人才的多方面目的。由孙悟空保唐僧到西天,与另找一人保唐僧到西天的意义、意思是大不一样的,在这件事上,如来有他的考虑。

  唐僧没有如来站得高,看得远,他不知道佛祖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”,而只能看到自己眼前的一丁点儿事,总觉得悟空与他不和。却没想到,如来佛对整个取经活动有着通盘的考虑,这件事,就是从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才开始谋划的,唐僧要是赶走了孙悟空,那不是釜底抽薪,把取经行动的本意给淘空了吗。如来要达到的效果,就是要把这个不好管的刺头放在取经队伍内,再由唐僧给带好了。这样,就可以借取经路途之机,向整个天界社会展示取经队伍的能力与业绩,同时,也通过取经队伍内部的和谐,展示唐僧的“领导”能力,如此,才好名正言顺地把唐僧安排在高级官职岗位上。唐僧只知道死背佛家经典,没有政治家的视野,哪能明白佛祖的这些心思。

  如来觉得金蝉子这个弟子还是比较有悟性的,不过就是死抠书本,有点教条主义倾向,不能理论联系实际。有些道理,如来不好说,如来说给他听,他也不一定明白。就这样在西天路上,让他慢慢体会,积累实践经验,再由孙悟空在一边旁敲侧击几句,效果就很好。
另外,孙悟空那种不折不挠的精神、那种勇敢乐观的人生态度,以及变通的处世、灵活的心机都是值得唐僧学习的。唐僧特别缺乏“社会经验与政治经验”,安排他做悟空、八戒、沙僧三人的师父,对唐僧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也是一个极大的锻炼,这对于他以后在官场上混,是很好的启蒙教育。唐僧的性格比较柔弱,在取经过程中吃了这么多苦,对他的性格也是很好的磨炼。如果像上一章说的,孙悟空是太上老君的徒弟,那唐僧的收获就更大了,从此与太上老君一系也扯上了关系,这是未来可以动用的极大资源,是仕途发展的重要助力。

  至于安排八戒和沙僧进入取经队伍,则可以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,表明这次行动,不完全是为了提拔唐僧和悟空而设的。在对八戒与沙僧的安排上,如来也颇费了一番心思。对八戒的安排是,“挑担有功,加升汝职正果,做净坛使者”。对沙僧的安排是,“登山牵马有功,加升大职正果,为金身罗汉”。对白龙马的安排是,“加升汝职正果,为八部天龙马”。八戒是“职正果”,沙僧却与唐僧、悟空一样,都是“大职正果”,这样,从职称上,沙僧就比八戒高了一级,八戒则与白龙马是一个级别。不过在官职的排名上,八戒又在沙僧之前。因为在《西游记》最后两段:

  大众合掌皈依,都念:

  南无燃灯上古佛。南无药师琉璃光王佛。南无释迦牟尼佛……南无旃檀功德佛。南无斗战胜佛。南无观世音菩萨。……南无净坛使者菩萨。南无八宝金身罗汉菩萨。南无八部天龙广力菩萨。(第一百回)

  中间是唐僧、悟空和观音,最后三人是八戒、沙僧和白龙马。这个名单,绝对不是排名不分先后,而是按照职务、资历综合平衡得出来的次序,先后顺序是一点也马虎不得的。从这里看,八戒的职务虽与沙僧平级,但排名还是要靠前一点的。

  最高明的政治手段,运用于无形。而不是像有些小官那样,在决策会议上,为了用哪个人不用哪个人,争得脸红脖子粗,恨不得拳脚相向。如来当然要为自己欣赏信任的人争取,但如来在争取之前,就充分做好了各方面的铺垫准备工作,到时候,提拔自己中意的人选,就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,谁也不会觉得他是在任用亲信,而只有赞他会用人的份。更有甚者,如来在镇压孙悟空然后再起用孙悟空的过程中,扩充了自己的势力,挖了玉帝的墙角,却好像是帮了玉帝很大的忙,让玉帝说不出话来。如来的政治手段实在是太强了。

  其实做什么事都一样,都有个高下之分,简单粗暴、使用蛮力来争取,则落了下乘。即使文学作品也是如此。比如为了写出富贵之象,李庆孙的《富贵曲》是,“轴装曲谱金书字,树记花名玉篆牌”,夸人有钱,不过是堆金砌玉,几乎要去比较一下谁家的金玉堆得更高,码得更好。这样的人虽然有钱,其实还没有脱离穷者心态,还在为自己银钱之多而惊喜,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晏殊觉得这样的诗十分好笑,根本没有什么富贵气象,就像有点小钱的,天天拿出来炫耀,随时挂在嘴边,而真正有钱的,反而不显山不露水,但人家一看体貌谈吐,就觉得与众不同。晏殊写富贵,不会说金子、玉器之类,而只写“楼台侧畔杨花过,帘幕中间燕子飞”,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”,“笙歌归院落,灯火下楼台”,富贵之象自然就流露出来了。这体现出来的心态是,对自己的富贵居之不疑,而没有艳羡或炫耀的心情。

  做官也一样,有明显的高下之分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把做官者分为四种类型:“太上,下知有之;其次亲誉之;其次畏之;其下侮之。老子:《道德经》,第十七章。”认为最高明的掌权人,百姓只感觉到他的存在;其次,百姓亲近而歌颂他;再次的,百姓畏惧他;更其次的,百姓轻蔑他。让百姓感觉不到自己在被领导,而什么事情就都做好了,这是最高明的领导者。这样的领导者,不轻易发号施令。功业建立了,事情成功了,人们感觉不出这是他努力、安排、运作的结果,却说是我们自己顺乎自然。老子推崇的是“无为而无不为”,无为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,而是顺着人性和自然的规律去行动,做最少的事情却达到最好的政治效果。而不是政令繁杂、人为生事,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。同样是收伏孙悟空,可以是大张旗鼓地打打杀杀,也可以像如来那样,“谈笑间、樯橹灰飞烟灭”,最后还让他心甘情愿地归顺,并自觉地维护体制的利益。如果我们接受老子的这个评判标准,如来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“最高明的掌权人”了,相比之下,玉帝的领导水平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